<small id='ALYM'></small> <noframes id='Y7axRlC'>

  • <tfoot id='1ABp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LomK'><style id='ejQiItKDUO'><dir id='DR9Y'><q id='GW7AiCL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Ow6HyD'><tr id='e91pWHldK'><dt id='zaCLxEY'><q id='MQhB5Tj'><span id='Oq01'><b id='hKPWk'><form id='g2de0cY6PG'><ins id='lg1ES'></ins><ul id='BrUWRDS'></ul><sub id='nZJRU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UpA3r'></legend><bdo id='MWZV'><pre id='no3F0QwB2d'><center id='VLan71Ys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igClh0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XVIs'><tfoot id='7MV1'></tfoot><dl id='KxtsPmqI9'><fieldset id='C4BWNQ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BbwNpTHOA4'></bdo><ul id='ZYg8i'></ul>

          1. <li id='ZOFjPUb613'></li>
            登陆

            知青回忆:我最喜欢的一道菜

            admin 2019-10-31 23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

            我最喜欢的一道菜

            在深圳带孙孙,孩子们觉得我们辛苦,遇周末不让我们动手做饭,总会带我们去外面吃,先网上查哪家的口碑好,哪家的菜有特色,然后便这家吃那家吃,恨不得把那些美食让我们吃个遍。

            开始还有点兴趣,及至后来吃多了便也乏味了,往往是坐在那儿,一个随便了事,任由孩子们点,吃后打包回家晚上吃,第二天再往返重复又一个轮回。

            菜品是多多,味道倒也可口,但在我的记忆中,总是没有以前的菜吃得香,想起原来家中妈妈做的菜,即使是那普通的青椒炒肉丝,也让人回味无穷,更何况过春节时,奶奶家做的那扬州风鸡,着实地好吃,怎么现在就吃不回去那个美味了呢?

            说起我最喜欢的菜,莫过于椿芽炒鸡蛋知青回忆:我最喜欢的一道菜了,这应该是下乡时比较奢侈的菜了,至今还每每口中留香,而在此地,很少有饭店能吃到了。

            下乡是在山区,深山老林中老乡的门前屋后,一般都有几株这香椿树,每到清明时节是吃的最好季节,这香椿树高而直,下边的分杈不多,少有爬树采摘,一般都是用一长竹竿,绑个类似于镰刀的东东将其割下,用清水稍微泡一下后切细,打上那赶场买回的五分钱一个的鸡蛋,加上点盐一搅拌,用油一爆炒即可食用,爽!

            说起来简单哈,但这油是个大问题,我下乡的农村是个货真价实的贫困山区,全劳力出一天工只挣得2角7分钱,我年龄小,一天只挣得七个工分,合不到2角钱吧。队上水田只有象征性的几亩,主要是玉米,全年还要加上红薯等所谓杂粮才可度日。这玉米可不算是杂粮哈,在知青回忆:我最喜欢的一道菜我们那儿这叫主粮,稻谷叫精粮,红薯土豆这些才叫杂粮。因土地知青回忆:我最喜欢的一道菜稀缺且贫瘠,产量又不高,完全地靠天吃饭。所以,油菜是不可能种的,那仅有的土地是要保证人不被饿死的。至于这油的问题当然是不在考虑之列了。



            地上不出就只能指望植物了,我们吃的主要是一种叫漆腊油的东东,它是用漆树上的果熬制而成,现在我在网上查奥硝唑了半天也没查到,估计应该不是拿来吃的吧,状如蜡烛,呈块状,色略显淡黄,每年可分到一洗脸盆。用时把锅烧热后,拿一块锅上一抹便汪汪地冒着白烟,敢紧把混合好的鸡蛋椿芽倒上,随着那一声的“滋溜”,几锅铲便起,倒也便捷。

            只是吃的时候要讲方法了,一般是要放在碗底,用主食将它埋在下面,因为这东东稍一冷就会凝固,快速食用便好,当然,吃完后这嘴是要擦了又擦,半天也有点粘糊糊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另外还有一种油数量每年分得要少一些,叫作水冬瓜油,也是用这树籽压榨而成,有很多人是不能吃这个的,吃后会上吐下泻的不适,不过我倒知青回忆:我最喜欢的一道菜还行,尽管味道不好吃,但总比没有好些吧,只是至今我也不知道这东东是不是能吃,反正生产队要分这油,想来还是能吃的吧。

            偶尔会路过洗车行,看见有腊水洗车,便会想起我们吃的这油,一想起这纯工业用品被我们吃了那么多年,也不知道对身体是否有害,想想也有点点后怕哈。

            现在去饭店吃饭,如果看见有这香椿炒鸡蛋是必须要点的,它是应季菜,一般是没有的,也有大棚出来的,这个我是不点的,想必味道肯定不会好吃,但却也吃过几次时令香椿,但无论在哪家饭店,却都没有吃出在农村时的那香,可能只能归于现在吃的是一份怀旧吧。

          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            微信二维码
            不容错过
            Powered By Z-BlogPHP